切换到宽版
  • 526阅读
  • 0回复

英雄之城武汉 失落之城纽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晁尚饲
 

正规无毒的游戏

      经过了76天最严苛的考验,伟大的英雄之城、辛亥革命的发源地、九省通衢之所、神州中心的城市——武汉,在草长莺飞、春暖花开的时候,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胜利,河山得复、日月重光。两江四岸亮起的灯光,昭示着湖北、武汉,从病了,到快死了,到终于好过来了!
      
      英雄之城的得名,不仅源于她的历史贡献,也不仅源于她在这次疫情中的牺牲,也不仅源于白衣战士的付出(3000余名白衣战士感染),而是因为全体武汉人民的牺牲、付出与配合。在全球蔓延的疫情之下,她是惟一一座从重症(医疗系统濒临崩溃)中恢复的城市,英雄之城,当之无愧。
      
      而当我们横向对比中美两国,两个震中城市的时候;或者,跟米兰、马德里、伦敦等同样深陷疫情中的特大城市进行横向对比时,才能更清楚的明白,武汉抗疫的胜利,不仅仅来自于国家和同胞众志成城的有力救援,更重要的是伟大的武汉人民。
      
      封城期间的武汉,很平稳,很团结,很有秩序,跟欧美国家在重大灾害面前的表现,完全不一样。1000万人的城市封锁了76天,一边在家里看着各种各样的伤痕文学,一边面临着早期口罩不够一床难求,一边看着实时短视频里一个个被救护车抬走的患者,一边被各种各样的假消息带节奏,所有反对派都希望武汉乱起来,但英雄之城战胜了所有困难。
      
      组织与纪律
      
      尽管西方国家地广人稀,但是在核心都市圈里,同样是人口大量聚集的地方,人们住在公寓而不是独栋别墅里,所以传染的风险仍然极大,有效抗疫的最重要三条,就是医疗资源(人员、物资)充足、防疫组织得力、居民全力配合。医疗资源和防疫组织上,纽约绝对不会比武汉差,但是在居民的配合上,武汉人民是最优秀的。
      
      根据华盛顿邮报3月23日的报道,那时还没有针对个人的罚款。Businesses may be fined if they violate the governor’s order, but there are currently no such fines for individuals.
      
      纽约州长科莫控诉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无视保持距离的命令和建议,在公园里打篮球,或者在附近闲逛。Cuomoplained at length about the number of people, particularly young people, who were ignoring the ordersand advice to keep their distance from each other。
      
      而纽约市长白思豪也不得不安排警察驱散公园里面聚集的人群;而曼哈顿的教堂还在开放中,仍然有很多人去教堂参加礼拜,与上帝同在。
      
      等到4月6日,纽约死亡人数超过3500人,确诊病例超过113000例,纽约州长科莫宣布,纽约州的紧急状态将延长到4月29日,违反「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罚金从500美元提高到1000美元。罚金的增加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有太多人违反禁令,继续外出,导致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保持社交距离」早就被证明是有效的抗疫方式,纽约人就不能像武汉人一样严格遵守规定。部分宗教组织还在举行集体活动,教堂照常开放,婚礼等庆典活动也时有发生。所以科莫才会宣布加大对违规者的惩罚力度。这纪律性。
      
      但是武汉人和纽约人不一样,武汉人真的可以按照国家和专家的要求,一动不动地呆在家里;哪怕是一时间买不到菜,或者必须要小区组织起来组团买菜,还不得不购买套餐,我就知道有武汉的朋友一口气买了4箱鸡蛋,1200只。
      
      还有那位著名的武汉嫂子,虽然积累了很多不满,一口气骂了个酣畅淋漓,同样没有违反居家令,还是在家配合。还有那辆深夜转运病人的大巴车,虽然带着病人转了几个小时,但是病人同样还是积极配合安排;仅看武汉人民的纪律性和组织性,不愧是英雄之城。
      
      紐約州上周六單日新增死亡病例630例,紐約州死亡人數累計達3,565人。目前紐約州確病例幾乎與整個意大利一樣多,已超過113,000例。
      
      物资与保障
      
      纽约州长科莫说:「这是一个从第一天我们就低估了的敌人,我们付出了惨重代价」。
      
      纽约是从3月8日开始进入紧急状态的,到今天为止,正好1个月。但直到前天(4.6),我看见纽约的各大超市里,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去购物,没有人戴口罩,有可能是缺少物资,有可能是不习惯戴口罩。
      
      我们先说物资。2月18日,我写过一篇数据说话:江汉究竟缺不缺粮?,根据湖北省统计年鉴2015,湖北有乡村人口2578万,城镇人口3237万,全年消耗1171万吨口粮+饲料粮,湖北乡村居民人均口粮消费量为153.08公斤,城镇居民人均口粮消费量为75.97公斤。
      
      而仅仅中储粮集团在湖北就有1000万吨事权粮食,的确足够湖北一年的口粮+饲料粮使用;更牛掰的是,在这样严峻的疫情下,武汉政府仅仅靠国内调拨和市场流转,就保障了武汉人民的粮食;再看看纽约空荡荡的货架。
      
      武汉人民每天1873吨的口粮、2500吨饲料粮的问题怎么解决的?
      
      1、中粮集团每天发往武汉200吨大米;
      
      2、武汉7家粮食加工企业复工,每天生产大米510吨、面粉100吨;
      
      3、2月10日,湖北省内两家企业调运2000吨大米;
      
      4、2月11日,武汉地方储备粮27.5万吨规模全部到库,1.63万吨成品大米、1.2万吨食用油随时待命进入市场。1.63万吨大米可以供应8天口粮,27.5万吨储备粮大约可以产出60%-80%的成品粮,保障省会人民30天饮食所需完全没有问题。
      
      封城第30天,湖北和武汉的物价稳定,物资供应相对充足(可能某些地方猪肉短缺,但很快有储备肉补充),武汉后勤团队的努力和优秀,同样值得表扬。
      
      而纽约州、纽约市并没有得到国家层面的支持,无论是抗疫物资还是民生物资,都面临了抢购风潮,而且看购物者排的长队,就知道供应并不充足。包括联邦政府的呼吸机有毛病,而维保合同还没签署;联邦政府提供的口罩质量不过关,耳带断裂;还有大统领的女婿直接在采访时说他们(各州政府)和我们(联邦政府),需要各州政府自行筹措物资……
      
      再说口罩。在疫情早期,我们的口罩产能是跟不上的,那时每天有海量的捐赠物资送往武汉,中间也有很多不和谐的故事;那时武汉人尽管买不到口罩,但也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重复利用,用汽车滤芯自制等等,但无论如何都会保证自己出门的时候戴上口罩。
      
      而纽约,包括美国,直到疫情变得极为严重时,才建议人们戴上口罩,而且还不是那种能够隔离病的口罩,而是织物口罩、用T恤做口罩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大统领还是嘴硬地宣称他不愿意戴。而一个N95口罩,已经涨到了7美元;这是因为美国每个州都在抢口罩。
      

      

      
      在2月24日我国医用N95口罩日产能突破100万只后,2月25日,我国医用口罩日产能达到3212万只,日产量达到3028万只;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7285万只,日产量达到7619万只,分别是2月1日的3.4倍、7.8倍,口罩产能利用率达到105%,初步缓解了口罩供需矛盾。
      
      在封城一个月后的2月24日,我国医用防护服日产量已经达到了33万套,核酸检测试剂日产能达170万人份,抗体检测试剂的产能每日可以达到35万人份。这才是保证应收尽收的关键。而现在,美国的检测技术虽然也在突飞猛进,大统领还在直播带货,但是美国的检测能力是每天20万份,这个速度,仍然比不上中国。
      
      牺牲与奉献
      
      这是一场壮丽的人民战争。
      
      战疫一线,我们的白衣战士和子弟兵正面迎战新冠;
      
      战疫二线,我们的各级政府有效组织起物资生产、工程施工(火雷神山)、物流调运(米面粮油、医疗物资、人力投放),各大公司纷纷捐钱捐物,共度难关;
      
      战疫三线,我们的志愿者承担了物资分拣入库、调拨分发、小区门禁、送菜送米等工作,工作非常辛苦,不但存在着感染风险乃至生命危险;
      
      战疫后方,全国人民特别是武汉人民积极配合,呆在家里,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有效阻断了传播途径;
      
      武汉的人民,为了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奉献了太多,也牺牲了太多。
      
      在战场一线直面病魔的,是白衣战士们,而用血肉之躯扛过武汉早期至暗时刻的,正是武汉自己的医护人员。
      
      王兵大夫,47年出生,享年73岁,她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开门接诊救治患者,不幸感染,最后抢救无效逝世。她已经73岁高龄了,已经到了安享天年的时候,但是她冲上去了。
      
      冯效林大夫,54年出生,享年66岁,他在定点医院(人民医院)工作,同样是每天坚持接诊,不幸感染,不幸辞世。
      
      江学庆大夫,64年出生,享年56岁。在武汉中心医院担任主任医师,一直冲在临床一线,不幸感染,抢救无效,以身殉职。
      
      李文亮大夫,他曾经在微上写过,如果有一天你们联系不上我了,那就是我拯救世界去了,不用感谢我,这都是应该的。
      

      
      (幸好我国是个工业国,西班牙在3月30日已经有12298名医务人员感染了病,原因就是防护物资不足)
      
      还有我们的公安干警和社区同志,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中,又有多少人累倒在工作岗位上?吴涌警官是汉正街的民警,在社区抗疫中负责社区封控、患者转运等工作,连续奋战61天,不幸因公殉职。
      
      六角亭街民意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廖建军,当社区出现疑似患者病情加重时,他自己用轮椅将病人送至医院,但不知什么时候,在高风险的接触中,他不幸感染,最后抢救无效殉职。
      
      还有我们的工程设计、施工、管理人员,(火雷神山 基建狂魔的封神战「疫」)
      
      他们可以做到60小时不眠不休完成火神山的全部设计图;
      
      他们可以拼命到白天黑夜每班12小时两班倒,毫无怨言地开始997的工作;
      
      电信、联通、移动三家运营商在大年初一就完成了5G基站建设;
      
      国网武汉供电局在没拿到设计图就先临时完成了环网柜的安装,完全不在乎后期返工;
      
      还有中石化、中石油、水务全力保障武汉用油、用气、用水的供应……
      
      大难当前时,所有人都在竭尽全力。中铁重工在1月30日凌晨2点接到援建任务,到31日凌晨1点,在23个小时里,完成了火神山医院医学技术楼主体19榀桁架现场拼装(共23榀,上家单位完成4榀),等于所有员工24小时无休完成了焊接工作。
      

      
      武汉54岁的志愿者何辉,他是武汉志愿者车队成员,义务接送医护人员下班,除夕前后,他就加入了志愿者车队,结果不幸感染。在疫情初期,医疗力量不足,防护物资不足,治疗方案尚不明朗,最终何辉于2月3日下午4时许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逝世。
      
      还有武汉的志愿者王文婷,也是一名志愿者司机,从大年初二开始,被分配到离家五十公里的东湖高新区,每天九点半上班,五点半下班,主要负责接送有出行需求的居民,以及帮助居民买菜、买药;二月开始被调去接送苏州医疗团队,24小时待命。而这时,新冠已经夺走了她的奶奶、父亲、叔叔的生命。
      
      还有全家都被感染的志愿者小熊。小熊赶在封城之前回到武汉,从除夕开始组织志愿者车队开始运送物资,她已经努力做好防护了,可还是被传染了,而且她的父母也被他传染了……
      
      还有写好遗书的志愿者黄春明。他滞留在武汉后,就加入了志愿者团队,给社区和医院运送物资;虽然害怕被感染,但是他写好遗书之后,就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拯救武汉的行动中去。
      
      还有那些援助武汉的4.2万名白衣战士,如同神兵天降,一架架飞机满载着援军和希望,降落在天河机场;他们也有父母家庭,也是家庭的支柱,但是他们义无反顾地来了,帮武汉挺了下来。
      
      纽约市跟我们不同,纽约正在高薪招聘医护人员。上周末,纽约市政府发出紧急警报:全市医院系统急需持证医务志愿者支援!据媒体报道,已有来自全美各地的数千名医生护士报名应征。从救援的力度和人数上,我为中华民族感到深深的骄傲和自豪。
      
      可能,这就是流浪地球里的「饱和式救援」,中国式拯救。他们的牺牲和奉献,重于泰山。可能这种牺牲和奉献精神,就是为什么中华民族能够一次次从亡国灭种的危机中浴火重生的关键吧?
      

      
      封城30天后,湖北新增确诊病例499例(武汉464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116例(武汉1391例),新增死亡病例68例(武汉56例),现有确诊病例43369例(武汉34691例),其中重症病例8675例(武汉7647例)。
      
      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8854例(武汉10337例),累计死亡病例2563例(武汉2043例),累计确诊病例64786例(武汉47071例)。新增疑似病例373例(武汉282例),现有疑似病例2292例(武汉1529例)。
      
      封城30天后,29岁的武汉女医生夏思思在一线不幸感染辞世,即便这样,在治疗期间,她还把ICU床位让给其他患者,不幸在2月23日,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不幸殉职,年仅29岁。
      
      封城30天后,早上8点,四川首批援助湖北的20万毫升悬浮红细胞统一运往四川省达州市,再同一运往湖北宜昌,补充当地库存,这就是血浓于水的同胞情。
      
      封城30天后,外交部新任发言人、新闻司副司长赵立坚正式亮相记者会。随后赵司长就在推特上义正言辞地质问了美国,特别是病的来源,武汉的零号病人究竟是谁。
      
      封城30天后,全国人大常委会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制度。对违反法律规定的,要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加重处罚。
      
      封城30天后,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黄登英,在2月22日离开严格交通管制的武汉,进入北京,并在2月24日确诊,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但是纽约封城之后,直接下令释放了一部分罪犯,减少犯人在监狱感染的风险。
      
      封城30天后,武汉的疫情已经看见曙光,累计确诊47071例;而纽约在封城30天后,估计还需要15天以上,才能触达疫情的顶峰,累计确诊113000例。
      
      美国很强大,纽约很发达,但是在迎战全人类的敌人时,我们的英雄之城,表现得更加伟大。
      
      武汉的抗疫,是全民动员,是应收尽收,是贫富平等,而美国不是。我们还记得那位91岁的蒋爷爷不愿意治疗,觉得是浪费国家的药品,而护士苦苦劝说,终于哄得老人接受治疗,并顺利出院。
      
      在这次疫情中,救治一名重症患者的成本,大约在90万上下,而这笔钱,全部是国家兜底,贫富平等;而在美国,经济实力决定了生存能力。
      
      根据华盛顿邮报对疫情数据的分析,在美国全国范围内,美国黑人感染和死亡的比例更高。这张图里,左边是黑人占人口的比例,右边是黑人患者死亡率,我们看到在某些州里,黑人的死亡率远高于人口比例。
      

      
      所以,芝加哥一共有118人死亡,其中70%是黑人,芝加哥黑人的死亡率是白人的六倍。在密西根州,黑人仅占14%,一共有845人死亡,仅次于纽约和新泽西,其中有40%是黑人;而底特律是个黑人聚集地,有79%是黑人,仅仅一个城市的死亡人数就占了密西根州的1/4。
      
      在这场战疫里,第一战线是医护人员和子弟兵,在后方,发改委、粮食局、中储粮、省会站、省会港、省会机场、国家电网、中石化、中石油、自来水公司等单位,还有广大的志愿者,他们有武汉人,有外地人,但并没有在家隔离,而是组织了先锋队日夜值守,同样为了保证武汉上千万人的衣食住行,维持社会秩序稳定,在另一个战场上贡献力量。
      
      从这点来看,武汉作为英雄之城,当之无愧。而人类的灯塔,在这次疫情中,黯然无光。只恨有些人还在跪舔,实在令人无奈。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向武汉致敬!感谢白衣战士、子弟兵、政府、公安、社区提供的救援、物资与保障!
      
      向武汉人民致敬!万分感谢你们的组织、纪律、牺牲与奉献!
      
      战瘟疫,武汉赢了!
      
      跟理工男一起直指真相。感谢大家关注我的百家号「任易」,我是南开本科,清华硕士,12年工龄,在IBM做过销,在地铁公司管过项目施工,在石油公司做过项目经理、前顾问,现在在鹅厂做云计算,所以对销、施工、人力、组织、项目、造价、IT都比较熟,所以对这些线索会非常敏感。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